公牛vs活塞|公牛vs76人
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教育 > 校園 > 寒假未至 “戰場”移師 補課奔外地,效果真好嗎?

寒假未至 “戰場”移師 補課奔外地,效果真好嗎?

2020-01-08 10:10:55 來源:北京晚報

  眼瞅著還有一個多星期就要放寒假了,不少家長已提前開始籌劃孩子的假期課程。記者調查發現,家長們已不滿足于北京了,將“補課”的戰場轉移到外地甚至國外,藝術集訓、海外游學、生存挑戰……課程五花八門。可是,這樣的“度假”方式對孩子到底有沒有幫助呢?效果真的好嗎?

  去泰國學英語

  當三個禮拜“插班生”真能如魚得水嗎?

  為了讓兩個女兒能學好英語,武女士可沒少下功夫。這個寒假,武女士計劃將孩子送到國外,體驗近些年頗為流行的“游學”。

  武女士“游學”的首選是泰國。她告訴記者,泰國等一些東南亞國家近些年國際化程度越來越高,每到寒暑假,一些國際學校便會招收“插班生”,進行一周到四周不等的插班學習。

  武女士給記者算了筆賬。在為期三周的學習中,如果每天都去國內的英語培訓班,一節課的學費起碼也要一二百元,但課程時間往往只有1小時;如果選擇到國外的國際學校插班“游學”,全天都在全英語環境下“浸泡”學習,三周的學費大約七八千元。

  不過,說起前幾次泰國的“游學”經歷,武女士可有一肚子苦水。原來,第一次去泰國“游學”時,她為兩個女兒選擇了為期一周的課程。看大象、摸海豚、玩沖浪、嘗泰餐,每天的行程安排得豐富多彩,但只有一天安排了到國際學校參觀,體驗了一節“全英語環境”的外語課。武女士發現,“游學班”里幾乎全是中國孩子,大家彼此交流說的也是中文,感覺不過是換個地方上了一節英語課。而所謂“游學”,也僅僅是和旅游團一樣到處觀光。“千里迢迢跑到國外,錢花了,什么也沒學到。”

  第二次再去“游學”,武女士特意挑選了一家“純學習”型的國際學校。誰想到,“純學習”型國際學校對孩子的外語能力要求較高,老師在課堂上大段大段“飆英文”,孩子坐在底下完全聽不懂,很快便對“游學”產生了抵觸情緒。

  “今年寒假,給孩子報了三周的游學課程。”武女士解釋,第一周用來適應和熟悉環境,第二周“漸入佳境”,第三周“如魚得水”。總結前幾次“游學”的失敗經驗,她發現,“游學”雖有益處,但也要根據孩子的年齡、外語能力和性格特點來挑選適合的課程。比如,外語基礎相對較差的,就以互動式的游玩課程為主;性格內向的孩子,最好能夠和相熟的兄弟姐妹或是朋友一起結伴報名。

  去上海學小提琴

  追著老師“藝術集訓”值得再來一次嗎?

  瑞瑞媽前兩天向兒子提議寒假去上海,結果話剛出口便立刻遭到兒子的強烈反對,“不去,我寧可在北京待著,也不想去上海。”兒子為何對去上海如此抵觸?原來,瑞瑞媽去年暑假特意為兒子安排的上海之行,給孩子留下了心理陰影。

  去年暑假,通過朋友推薦,瑞瑞媽聯系到一位上海小有名氣的小提琴老師,打算帶著兒子去“拜師學藝”。瑞瑞媽請了一周的年假,算盤打得也挺好,每天到老師家上1小時“大師課”,然后回到租住的民宿練琴,下午、晚上各練習兩個小時。經過一暑假的加強培訓,兒子的小提琴水平肯定能更上層樓。

  聽說假期能在上海度過,瑞瑞興奮不已。“我要去外灘看東方明珠,我要去逛城隍廟吃小籠包,能去迪士尼簡直太棒了!”為了上海之行,瑞瑞特意買了一本旅游手冊,不光把自己心儀的景點用熒光筆著重標出,還在書頁間貼上了寫滿攻略的便利貼,計劃好了每天的行程。

  乘坐高鐵抵達上海的第一天,瑞瑞媽便帶兒子去外灘看了夜景,隨后又來到城隍廟品嘗了各種小吃。第二天一早,還在睡懶覺的瑞瑞被媽媽從床上拖起來。“從今天開始就不能玩了,要去找老師上課了。”媽媽的話,讓瑞瑞有點蒙。坐地鐵趕到老師家上課,下課后又馬不停蹄趕回“臨時的家”練琴,空閑時間還得完成學校布置的寒假作業,一天時間被安排得滿滿當當。

  “藝術集訓”進行了三天,瑞瑞的情緒越來越差。一天下課后,瑞瑞在地鐵里發起了脾氣。“我要去自然博物館玩,我們同學說,上海的自然博物館特別好玩,我也要去。”看到自己乘坐的地鐵線路標注有“自然博物館”的站名時,瑞瑞拒絕回住處練琴。“可今天上課時老師布置的曲目還沒練啊。”媽媽硬起心腸,強行把兒子拖回了住處。瑞瑞一邊大哭,一邊勉強練完了當天的規定曲目,整個晚上都不愿意再和媽媽說話。

  時間一天天過去,眼看一周的上海之行就要接近尾聲,瑞瑞沉不住氣了,忍不住問媽媽:“什么時候去迪士尼啊?”媽媽有些為難,自己已經為連續5天的“大師課”支付了5000元錢的學費,如果不去上課,學費就相當于打了水漂。如果去迪士尼,則要花上一天的時間。左思右想,媽媽只好無奈地通知兒子:“這次去不了了……”聽到這一“噩耗”,情緒崩潰的瑞瑞嚎啕大哭起來。

  這個寒假,原本打算再帶兒子去上海進行“藝術集訓”的瑞瑞媽,也開始猶豫。火車票、住宿費、學費、伙食費,一周下來,倆人怎么也得花個上萬塊錢。但帶著壞情緒集訓的孩子,不光積極性不高,學習的效果和質量似乎也受到影響,并沒有見到多大的進步。這樣受罪的“藝術集訓”,還值得再來一次嗎?

  去西安生存挑戰

  獨自去陌生城市“闖蕩” 你的孩子適合嗎?

  前兩天,劉女士又給12歲的兒子報名了“穿越軍”城際生存挑戰賽冬令營活動。寒假里,兒子田田將利用4天的時間,跟著帶隊老師和同齡小伙伴出發西安,自己規劃交通路線,自己決定經費使用,遇到問題自己解決,完成一次在陌生城市里的“生存挑戰”。

  這將是田田第三次完成城際生存挑戰了,前兩次“挑戰”的是天津和香港。之所以再次送孩子獨自去陌生城市,這既是田田主動要求的,也是劉女士希望的。經過幾次陌生城市的“洗禮”,她發現孩子的變化非常大。

  劉女士告訴記者,田田第一次參與天津城際生存挑戰是9歲的時候,“城市里長大的孩子,生活過于單調、枯燥,衣食住行家長都給安排好了,只剩巨大的學習壓力,所以孩子的情緒控制能力、自理能力和獨立性都比較差。”劉女士偶然得知了這樣的活動,就嘗試著給孩子報名了,“第一次其實也會擔心,所以報了一個3天去天津的,時間不算長,距離不算遠。”

  當時,一共24個孩子在7位老師的陪同下,坐上高鐵到了天津。開營儀式上,孩子們按年齡和性別分成3組,每組8個孩子,孩子們不僅領到了900元的經費,還找到了“工作”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位,總裁、副總裁、行政總監、財務總監、市場總監等,田田當上了副總裁。

  8個孩子組成的公司要在3天的時間里自行設計行程安排,尋找目的地并搭乘交通工具,自己花錢吃飯,老師只負責他們的安全,以及做一些必要的提示。田田和小伙伴第一天在天津就遇到了問題,“他們第一天去了南開大學,采訪大學生,了解當地歷史文化,都挺順利,可能有點兒興奮,結果午飯花超了。”

  劉女士說,在生存挑戰的過程中,老師會設置一些小任務,比如提前準備一些小飾品,讓孩子向陌生人售賣,“我們看群里直播的時候,有的孩子真的是不敢上去跟陌生人說話,急得直哭。”劉女士發現,自從兒子參加過“生存挑戰”,成了一個成熟的小伙子,回程的時候,用自己賺到的錢還給媽媽買了禮物,見面就抱著媽媽說,媽媽辛苦了,經過了這樣的鍛煉,孩子真的不一樣,以后家里人再一起出門旅游的時候,兒子非常主動地參與,不再是被動地跟隨;學習更有計劃性,生活上也更獨立了。今年寒假即將出發前往西安,田田早就做好了計劃,提前搜索相關的知識,爭取當上“總裁”,給“員工們”講講課。

  專家有話說

  補課因人而異 假期應當“兩頭休”

  專注兒童青少年學習障礙的心理咨詢師尹建民認為,假期本來是中小學生在緊張學習生活中按下的“暫停鍵”,但偏偏很多孩子不能“暫停”,甚至比在校時更忙了。不僅要穿梭在各類補習班的路上,還要不遠千里到外地參加各種培訓營。根據現在的教育現狀,假期補課也許是家長和孩子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,但前提最好是讓孩子在假期的開頭和結尾稍微休養生息。而在補課的過程中,家長也應當因人而異,根據孩子不同年齡和各自的特質,選擇適合的課程,兼顧知識性和娛樂性。對于孩子的成長來說,和補課相比,心智健康更重要。
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朱麗錦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公牛vs活塞 什么黄色片最黄 山东十一选五 先锋股票指数基金 股票代码查询 7m.cn即时比分 20万买理财一年多少钱 36选7 35选7 股票配资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股票涨跌撮合原理 快速赛车 中山大学mba报考条件 腾讯理财平台 广西11选5 快乐双彩 天津11选5